地狱门路(组诗)

  • 时间:
  • 浏览:2

  (一)临喑哑——羽翼已寸寸凄中断
  
  ——境由心生
  临喑哑——羽翼已寸寸凄中断。此时该有一场雨,渗透
  故土的土地。禾苗在七月撕裂着生长
  在呼吸的层面上,追逐两只相爱的鸟雀
  厮守甲骨文里写过的情诗,正如一张飘扬而过的邮票:店展
  还没有打烊,情侣们试穿着婚纱,宅兆的灯火
  舔舐着日子的锅底
  
  或许并不被答应,在那只绿色的鹰擦过的海面
  鹊桥并没有给予回声,或许银河压弯了节日的温度
  欢爱者正闭着眼睛享用低潮,即便前世的仇恨盯着
  今生的诅咒:往吧,海岛、木屋,海鸥和风向。
  孤单者正编制着谎话:爱恨情仇只是一杯空无寂寥的
  残羹生水,一块千疮百孔的礁石
  
  实在,我晓得该有一场雨来碰撞
  人世的柔软和坚固,比方四目绝对,水声
  轻如风铃。比方狼吞虎咽,爱情
  连根拔起,骨骼在口中缀裂。没有一双眼睛
  能看透,啜泣或许呼吁,身体之外的那片落叶
  随着水声沉进井底
  
  关于七夕,那个忧郁着的诗人也在放声歌唱
  骨质的韵律:月亮在天上放亮,太阳在天上放亮
  生活在地上爬行,爱情在水里游荡,鹊桥在神话里歌唱
  而亲爱的你却把,海誓山盟
  活生生地吞在了你的肚里
  
  (二)亲情在雨中的N种下法
  
  1
  一双手足够用来撑开一把伞
  没有推开爱情的门之前
  幸福在荒芜的土地上繁衍
  
  2
  假如没有那个小跟班儿
  我一定爱上着洋溢着雨水的大地
  哪怕是在灯光下——挣扎着喘息
  
  3
  我在前走偷看她与雨水
  亲吻。雨水淋湿了她的衣裳,她
  在雨水中哑忍着疼痛
  
  4
  咽下泪水,不是我尽情
  只在丈量我与黑暗的感情有多深
  和一束阳光的间隔有多远
  
  5
  我头顶上的雨只砸落在雨伞上
  她头顶的雨却早已砸向
  清冷的人世
  
  6
  我守候我心灵的逼仄
  一个影子,在雨中
  绕不过冬天
  
  7
  我无法言说
  青春,生命,亲情,雨水
  工夫没有逼停脚步的溜走
  
  8
  那个雨中的小屁孩一定是成心的
  他把雨伞扔给我的时分
  一定怀揣着上帝的阴谋
  
  (三)地狱门路
  
  你不能一下子通知我正确的中央
  在湖水与湖水接吻的往处,一年一度
  涟漪从一段情话里生长着,田鸡从一片荷叶
  抵达最它不曾睡过的床榻
  
  我晓得,一切人都会推测
  一段故事到另外一则绯闻的桥段
  背着小提琴的漂泊歌手,用音符点亮
  粉色世界里的精灵,或许在某个未知的范畴
  一位年老的兵士正在一顶蓝色钢盔下游弋
  
  你信,一条路上少不了寂寞的倾听者
  分开或许留下,都会无数不尽的黑色丝带
  打扮着彩虹。彷徨不尽是漂泊者的主题
  一双燕子在天际起舞,海水沉没着他们的翅膀
  假如你还想晓得,我通知你,通向帝都的积雪
  正被骑士的马蹄消融成血色的河流
  
  你晓得,从那列装甲车当时,我不想见任何人
  一切的冤魂正编制着一张弥天大网,退避者通向地心
  前行者只能被风带走。此时,一个装模作样的顺民
  正背着一副破旧的吉他,在地铁的甬道上,讴歌
  被雨水冲洗过的——太平

  编辑点评:

  组诗对琐碎庸俗有所提升,对红尘俗念有所逾越。诗人自身感慨较深,意味深长,很轻易感动读者。引荐阅读,等待新的出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