寝室不要贴海报

  • 时间:
  • 浏览:2

  初来到大学,大学的一切都惊艳到我了,我和所有的新生一样,对这个学校以及自己的未来,充满了好奇,但作为一个从农村来的高材生,我并没有多大的优越感。

  而我的2个室友她们都很优秀,闵是学生会会长,组织能力、社交能力都很不错,院长也经常和闵谈论一些有关拉赞助商的事,所以闵每天都很忙,我们学校也因为闵的才华由一个普通本科大学变成了贵族学校。暻呢,在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已经成了舞阳社的成员,会唱歌会跳舞会谈吉他,重点是她长得很漂亮,但…却像极了几年前车祸逝世的著名女歌手安妮。不过暻的亲和力让我与之相处起来毫无压力。

  本来大学里都是双人寝,可是我们寝室却有3个人,不过还好,闵和暻的时间大多时间都对不上,偶尔对上了,在短时间内其中某一个人都会因为各种事而离开,明明我们寝室还多一人,却出奇的冷清。除此之外让人凉心的是,寝室有一个怪事:寝室里到处都有安妮的海报,连天花板都有,就算闵和暻都这么喜欢安妮,也没必要这样吧,毕竟被一个已逝的明星天天这么看着,总会让人慎得慌,但我又不能去干预别人的爱好,更让我觉得恐惧的是:在床头那张安妮的海报还被钉上了十字架!!还好我是农村来的,不是很信鬼神这些事。

  因为只有我一个人没有参加社团和学生会,所以我经常是一个人待在寝室,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羡慕着其他能够两个人一起的同学。

  一天晚上,暻气冲冲的跑回寝室,盯着床头那张安妮的照片看得出神,看着看着暻突然边哭边怒吼到: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子。一向温顺的暻突然这样,我突然乱了手脚,暻问我有没有照片,我翻了翻从老家带来的唯一一张生日照,递过去,暻并没有接,她说要我去把那张海报换下来,虽然我不信鬼神,但我还是觉得背后凉凉的,所以拒绝了,那天晚上之后,暻再没回来,每次我一回来,闵也找借口出去。

  我开始担心暻的安全,也开始后悔那天晚上没有听她的,只是把照片放上去,这也没什么。又过了一周,那天下午没课,我在寝室休息,突然听到了急促的敲门声,没错,是暻回来了,脸色苍白,我把暻扶到桌子边坐下,她又开始盯着那张海报,我愣愣的说:我去把它换了。换好之后,突然觉得大脑一片空白,晕了过去。

  醒来之后,看到闵很着急的在打电话,暻躺在地上,嘴角流着血,似乎伤得很严重,我想扶她靠在床边,这样或许能好呼吸些,刚刚碰到暻的身体,我的手就像被灼烧了一样,好烫,这该烧到多少度了啊,怎么会这样。我好难过什么都帮不了她,可是却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就像没有感情的怪物,闵哭着抱着暻一直在说对不起,突然她把头,转向我的那张照片,明明闵看的是照片,我却觉得她是在盯着我,眼神里充满杀意,抓着手机一次次狠狠的砸向十字架,仿佛砸向了我的心,瞬间我的胸口变得很凉很痛,像一个冰钻钻开了我的心。

  当我顺着墙慢慢滑下,世界都要黑的时候,医生来了。暻被抬上担架的时候,我看到她朝着我笑了,但她的脸并没有转过来,闵随着暻去了医院,来接暻的医生都很冷漠,没有一个医生过来询问我的状态,明明我也受伤了。隐约中,我感觉那张照片贴在那里有古怪,即使我之前不信,但,现在,我不得不怀疑,勉强捂着心口,一步步爬到那张照片下,我要撕掉它,一定要撕掉。

  就在我快要碰到照片时,背后传来了一股强大的电流,传递到我身体的每个角落,这样强大的电流,我应该快要死了吧,只是,谁能告诉我,这短短一个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而我又经历了什么。莫名其妙的是,我并没有死,仅仅痛了3个小时,而后的3天,她们都没有回来,我只能窝在床边等待预知的未来或者死神的召唤。

  第4天晚上,暻回来了闵也回来了,她们的关系非常好,像亲姐妹一样,没人注意我的存在,晚上闵撒娇要和暻睡一张床,我却一夜无眠,我像一个傻子,凝望着她们俩,我恨她们,恨她们,如果没有她们,大概我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我想要掐死她们的欲望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强烈,可是一碰到她们,我的手就烧伤的厉害。面对这种状态,我不惜想到: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在我发呆的时间里,闵已经出门了,我发现暻直勾勾的盯着我,我看向她时,她是背对着我的,她在看照片,透过照片看到了我,我大概已经猜到了她要开始讲她的故事了,一个很荒唐的故事。

  “安安,有些话现在不说,怕是以后没机会说了,我知道你还在这里,在我的面前,所以我想跟你道歉,安安,真的很对不起,可是,我已经等了5年,我不能再等了,这5年,你不知道我过的有多孤独,多生不如死吗,我已经怕了那种生活了,刚开学那天,我真的没想到,你能看见我,还把我当朋友,可我真的没办法,我只能靠你的心脏才能存活下来”(心脏?我的?心脏吗?我摸了摸我的心口,空的!竟然是空的,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手!就在我的心口,我摸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我扯开领口,啊~啊,血在心口打转,边缘结有黑痂,好痛好痛,可是我却感觉不到,也没有眼泪)

  作者寄语:这个故事的灵感来源于我床头的海报,刚来学校第一天,寝室只有我一个人,那天我莫名其妙的从床上掉下来,恍惚间看到床头的海报在对我笑。不信,你抬头看看。

  “那天你把你照片钉上去之后,你晕了过去,我在吃你心脏之前,我还自责了好久,可是,一想到如果你不死,我就得死,我不想死啊,安安呐,你不要试图自己去扯了这张照片,没用的,你亲自钉上去扯不下来的,还会伤了自己的,你也不能接近人,会被烧得魂飞魄散的,安安呐,真的对不起,我能帮你的也就只有那么多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忘了告诉你,我的真名叫安妮,我不是什么名牌大学的校花,不是车祸而死,那些都是经济公司备的资料和借口罢了,最后那次真正没有参加演出的理由应该要是失踪吧”

  可能是没有心的缘故,听了这个故事,我竟没有丝毫感觉,我甚至不知道接下来我要面对的是什么,那天晚上,闵没有回来,但是她有打电话告诉暻,不,应该是安妮,第6天也是如此,可能是习惯闵一直那么忙,所以安妮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闵每隔一个小时就会打电话问安妮的身体怎么样了诸如此类的话。

  第7天来了,按照剧情的发展,今天应该是我魂飞魄散的日子了吧,闵回来了,看起来美滋滋的,手上抱了一个类似于框奖状的框,但是她用红布遮住了,不让我们看见,她说这个东西说要挂在床头天天看着,说着就扯掉了我的照片,安妮想拦没拦住,大概不是自己亲手黏上去的就没用了吧。闵邀请安妮,一起将框挂上去,刚钉上,两个人就都晕过去了。而我却又不能碰她们。

  这时候,闵的手机光亮起来了,是一个对话框:“把你的心脏装回去,不要怕,它还没彻底与安妮合为一体,它还属于你”

  我掀开安妮的衣服,里面只剩下了白骨和那颗会跳动的心脏,我把心脏放到了胸前的洞里,感受重生的感觉。闵和安妮消失了,也可能她们还在这里,只是我看不见她们,她们就这样没了踪迹,也不曾有人问起。我扯下了那个红布,那个框里框是她们俩各自的照片,年轻,漂亮。

  两周后,我从书里发现了一张纸,上面写着:“,我早就听过那个传闻,知道那个人,她和我一样,孤独是生存的常态,我心疼她的每个故事。所以我并没有告诉过室友关于她的任何一点点不好的传闻,只是那天她伤害了我的室友,所以我恨她,也恨自己没有告诉室友提防她,手机砸她的每一次我的心都痛到不能自拔,到后来才发现,她竟成了我的室友,和她相处的那两天,感受着她的孤独,我竟充满了深深的忧伤,我想永远的陪着她,可是我不能伤害我的室友,我把和她的瞬间定成了永恒,只愿我们不再孤独与共。”

  那天下午我上完课回来,寝室的海报已经被全部扯下,只剩下那张照片,寝室来了一个新室友,她重新换上了新的海报,女孩过来跟我打招呼:“你好,我叫安妮”我望向那张旧照片似乎听见她们在跟我说:“寝室不要贴海报”

  那个叫安妮的新室友不见了,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

  作者寄语:这个故事的灵感来源于我床头的海报,刚来学校第一天,寝室只有我一个人,那天我莫名其妙的从床上掉下来,恍惚间看到床头的海报在对我笑。不信,你抬头看看。